滑稽。

哒哒哒哒哒哒

Don't be far from me

《Don't be far from me》
*c p向:凛绪
*小学生文笔,ooc注意
*校园日常向


  朔间凛月很烦躁。没错,很烦躁。

  他翻了个身把自己往树荫处挪了挪,盛夏正午的太阳照得他很不舒服,本来此时应该在身旁照顾自己的幼驯染却不见了,至于他去哪了,朔间凛月自己也不知道。

   “凛月,我今天中午有点事,没办法照顾你啦,抱歉!但是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饭点的时候要记得去食堂......”脑海里回想起幼驯染的话,凛月更加烦躁了,明明那时自己还习惯性地打断他的嘱咐说着自己一个人是没有问题的,可等到他真的离开自己后凛月才发现自己是多么需要他。

  尽管树荫遮挡了大部分阳光,但是还是有一两点光斑撒在他身上。“唔......真~绪到底去哪了呢?明明中午是重要的休息时间啊,就这样跑掉了......也不和我说是什么事,难道学生会又加班了吗......?好困......”结束了自言自语,凛月将眼罩拉下,他觉得现在睡一觉可能比较容易熬过没有衣更真绪的中午。

  ......

  “啊——!好烦......睡不着......!”片刻后,凛月又坐了起来将眼罩甩掉。自言自语起来:“真~绪到底去哪了呢......去找他好了......这样的话,真~绪会不会很惊喜呢~”一想到衣更真绪惊讶的表情,凛月的心也跟着欢快起来。

  凛月艰难地站起身,刚踏出树荫,他就皱起了眉。他讨厌阳光,每次站在太阳下他都感觉自己快要融化了。可是他没办法,没有衣更真绪的中午太难熬了。

  “真~绪,你在哪里呢?”

  刚走出不远,凛月就看见了学生会的副会长——莲巳敬人。要不要去问问呢......可是如果不注意的话肯定会被拉住说教一顿,还真是烦恼啊......

  等凛月回过神来,敬人已经站在他面前了,敬人看到他,很有礼貌地和他打了个招呼:凛月?中午好啊,不过你今天中午没有睡觉,真是难得啊......”

  要不是为了找真~绪,我才不会不睡觉......这样想着,凛月直接问起了真绪的下落:“啊......最近学生会很忙么?真~绪在哪里?”

  敬人闻言皱起了眉头,“抱歉,学生会并没有多余的工作,我并没有看见他,不过衣更君确实很能干,我相信他以后一定能胜任学生会会长的职务......”

  啊啊......又开始长篇大论了,要是我再待多一会肯定会被说教的吧......如果小英在的话自己一定不用听这些话......这样想着,凛月连忙打断他:我知道了......那么我有事先走了。”不等敬人反应过来,凛月已经飞速逃离了现场。

  “现在的一二年级的学生都这么急躁吗......”

  凛月在把操场和社团都寻觅了一遍全部无果后,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走进了教学楼。“真~绪是个乖孩子,肯定不会逃学的,所以在教学楼里就能找到真~绪了吧✨”

  中午的教学楼很少人,阳光也没有那么强,当进入了教学楼后,凛月顿时感觉舒服了许多。他仔细地把每个教室都看了一遍,最终停在了自己班的门口。

  “真~绪......?”

  教室的门半掩着,凛月可以看到自己的幼驯染的半个身子,可是座位却并不是真绪自己的,那么坐在真绪位置上的是......?

  凛月把头微微探出一点,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下意识地做了。

  坐在衣更真绪位置上的是一个穿着校服的女孩——那个名为杏转校生。此时她好像正在写作业,可是她为什么不在自己的教室写?答案很简单——是自家幼驯染邀请她的。

  凛月有些不爽,但踌躇了一会他还是决定再观察一下。

  “抱歉啊衣更君,因为这些小问题占用了你的午休时间,真是不好意思......”杏放下手中的笔,带着歉意朝衣更真绪笑了一下。“没事,你刚来到这个学校,有什么不懂也是很正常的,况且我也是tritck star的一员,你又是我们的经纪人,你帮了我们那么多,现在换我来帮你也没有什么不妥嘛。”真绪挠了挠脸颊,“唉?转校生,你这里写错了,不应该这样写的......”话未说完,凛月看到他把身子凑了过去,拿着笔在杏的书上写写画画,两人说了什么,相视一笑,又继续写了起来,气氛和谐地不容忍被打破。

  凛月终于忍不住推开了门,门开的一瞬间,两双眼睛的目光齐齐朝他看过来。

  “凛月?你怎么来了?”真绪连忙站起来走到他身边,“午饭吃了吗?怎么没有去睡觉?发生了什么事吗?还是不舒服什么的......?”话音未落,凛月拉长声音打了个哈欠:“呼啊——因为不想动的原因,所以没有吃,真~绪要带我去吃吗?”

真绪看了看凛月,又看了看杏,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啊......我说的话就不能好好的履行一次吗......抱歉了转校生,我得带这家伙去吃午饭,如果明天中午你还有时间的话我们继续吧。”说完,真绪还附带上一个歉意的笑容。

  所幸杏也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她点头同意后就收拾好东西离开了2b。

  等杏刚走,真绪就凑到凛月跟前拉好他的衣领:“我说你啊,就不能把衣领扣好吗?刚刚可是有女孩子在唉!”凛月不悦地皱眉:“真~绪真是不解人意啊——明明我放弃了午睡的时间来找真~绪你,但是你却抛弃了我,跑去和转校生卿卿我我,我可是很、在、意、的、啊——”

  “唉?!凛月你竟然会特意跑来找我,那还真是意外啊.....”真绪放在凛月扣子上的手也跟着顿了顿,“我还以为你是因为被饿的睡不着所以起来找我的......”

  凛月不满地抓住真绪的手威胁道:在真~绪的眼里,我有这么逊吗?”

  ......衣更真绪看到他把獠牙露出来了。

  看见尖锐物的感觉一点也不好,真绪只感觉一股凉意顺着自己的背脊直至后颈。他连忙想要挣开凛月,可是对方好像看穿了他的想法一样死死抓着不放,别看凛月平时总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但是只要一较起劲来,他可比谁都倔。

  “喂凛月你......!把牙收好啊!”真绪不满地喊出声,并且别过头不去看他的獠牙。然而凛月好像故意要让他看到似的咧嘴笑了起来:“真~绪在害怕我吗?”

  此言一出,真绪立刻想到了儿时那一次凛月咬着自己脖子吮吸的惊悚回忆,豆大的汗珠也不禁从额角冒出,尴尬地回笑道:“没、没事啦凛月......你不用担心我......”

  凛月注意到了真绪那因紧张而变得微微发红的耳根和他即将落下的汗滴,想要欺负他的心情也逐渐膨胀。

  “啊,真~绪实在是太犯规了......”

  “唉、唉?!”真绪还不能理解刚刚凛月所说的话的意思,就被他拥进了怀里。

  “凛月?......”真绪愣了一下,却没有推开他。

  凛月把头低下,埋在真绪的颈窝里尽情地嗅着他的气息:“真~绪难道还不明白吗?我可是在吃——醋哦?”

  真绪闻言,双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他抬起另一只空闲的手,轻轻落到他的头上,温柔地一下又一下地捋着他的发丝,无奈的答道:“凛月......别开玩笑,这是在学校......”然而凛月并不理会真绪的婉拒,还往真绪的脸颊上蹭了蹭:“我不喜欢真~绪不在我身边,特别是睡觉的时候。”

  “......原来你生气就是为了这个?”真绪有些好笑,凛月的小孩子气有的时候让真绪苦笑不得,却又爱不释手。

  “对啊——都是因为真~绪,所以为了惩罚真~绪,来kiss吧✨”凛月坏笑着舔了舔真绪的脸颊,说出了对真绪来说是爆炸性的发言。

  ......

  等凛月说完,真绪的身体一下子僵硬了许多,半晌,他终于颤抖着开口再一次提醒他:“别闹......凛月,这是学校......”

  “那又有什么关系?真~绪也喜欢和我kiss吧——”凛月拉长了声调,玩味地说道,“况且,现在教室只有我和真~绪两个人......”

  真绪经历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战争,最终向凛月妥协。“......好吧,不过凛月,你要答应我,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不要像今天一样连午饭都不吃就......”

  “真~绪。”凛月突然打断了他的话,“我不希望真~绪不在我身边或是离开我,以前也好现在也好,我不要真~绪far from me。”

  他说得很严肃,仿佛此时此刻他正和衣更真绪正站在教堂里举行两人的婚礼一般庄重。这样类似于宣誓的发言让真绪有些不适应,虽然凛月的情话他听了不少,但即使这样,他也还是听到凛月各种各样的情话还是会脸红。他不动了,就站在那里,等待凛月温柔的吻。

  凛月注视着他,猩红的眸子里倒映着真绪害羞的模样。

  “真~绪......”

  他轻唤了一声他的名字,随后把对他所有的爱都化成一个吻,并将这个吻,深深地传达给了他。

  不要再离开我了哦,真~绪。